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Ray&Steve.

雷來帶走史蒂夫年邁的父親,被史蒂夫察覺到了.
史蒂夫引誘雷進了地下室,把他関在裏面.
然後大吼道:我不會讓你帶走我父親的靈魂!
雷只是倚坐在鬆軟草堆裏,不屑的玩弄着子彈殼.
地獄犬問他爲什麼不出去,
破壞、殺戮、閃避移動對他來講都再拿手不過了。
雷看都不看地朝它開了一槍,擊中了它身後的酒桶。
這有什麼好發脾氣了,只是好奇關心。
地獄犬消失在角落的暗影中。

史蒂夫的父親依舊抽動乾涸的喉結,嘔血不止。
他已説不出話,用哀怨的模糊眼神看這兒子。
而史蒂夫激動的告訴父親可以命長百年了,
只是很顯然老人更憔悴,沒有一絲歡快和活力。

之後史蒂夫經常聽見鄰居互相流傳的話。
這鎮子上的老人們,雖然被不治之症纏身,不能言語,
雖然不見好轉但也不見離世。
就好像受到詛咒,會被痛苦折磨永遠,即使終生廉潔,
地獄也都不肯接納他們的魂靈一樣。
直到他親眼證實過確有其事,乃至最好的例子,
他的父親。

史蒂夫打開了地下室的門,顯然雷早已準備出來透氣了。
不知是因爲羞愧禁閉雷還是害怕與父親永別,
史蒂夫沒有説話,手依然保持開門的姿勢。
雷卻把自己一直玩弄的彈殼塞給了他,意義不明,
很顯然雷在勸他,
又或者讓他有準備我要對你父親開槍了。

靜謐的深夜,沒有聽到一聲槍響。
轉日,鎮上被疾病纏身痛苦不堪的老人,
相繼含笑離世了。其中當然包括史蒂夫的父親。
哭聲連成一片,只知道死神帶走了自己的親人,
卻沒有人明白也包容了痛苦。
只因此刻的生命本該結束,
這樣才會體會到珍惜從出生一瞬間開始的重要。

時間會讓人接受現實,卻不會讓人看清本質。
雷沒有從地下室逃走,並不是因爲預知,
更重要的是,他需要人諒解他的寂寞和職責,
他的不死之身讓人慕,但他更想去擁有一個平凡的人生,
一場平凡的死亡。
爲什麼人們要覺得只要靈魂不被帶走,就會幸福快樂。
萬物自然規律,就好似日月交替,身心衰老之至,
你把自私稱爲愛當作藉口殘忍的去違背規律留住他的靈魂,
你看到只能是他更痛苦。

史蒂夫痛快地哭了,理所當然卻沒有覺得後悔。
雷覺得他很堅強,
他愛父親,也会像別人一樣自私。
他明明可以永遠不去畜棚那扇門。然而,
就那樣默默允許重要的人離開自己,
就那樣準備承受没有父親的日子,
就那楊攤開手接受今后的孤独寂寞。

史蒂夫手裏的彈殼還尚存溫熱。
他知道雷的工作是如此遭到世間鄙夷唾罵,
然而他也終結了應該去世的人的痛苦。
一個年輕人,不死的身體,無所不能的力量,
其實足能讀罷世界了。
然而他只是選擇了在地下室裏安靜的等待。
因爲他需要的不是這個世界的臣服,
而是一雙理解的手去為他打開那扇看似微不足道的寂寞之門。



爲什麼看似懦弱不堪的人卻是意外的堅強,
爲什麼這樣無所不能的人卻是那樣的脆弱。


因為看似懦弱不看的人確實意外的堅強,
因為這樣无所不能的人必然那樣的脆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知道是不是預感,昨夜寫了這樣的東西。
其實是盜墓的故事,草稿只劃了三葉。
在遠了講,是小時候媽媽給我講的寓言,
當時只有短暫的5句話,卻怎麼也忘不掉。
和某人比,我真不是畫畫的料。

意外的你成了史蒂夫,你的堅強讓雷不想去繼續殺戮,
或是傷害自己了。

接受,然後一起好好活這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
| HOME |


Design by mi104c.
Copyright © 2017 …七千年,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